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其实我不想写范雨素  

2017-04-28 11: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不想写范雨素 - 洪巧俊 - 洪巧俊

 

其实我不想写范雨素

洪巧俊

 

其实我很不想写范雨素!

因为我对范雨素笔下的艰难生活,太熟悉、太了解,不想再次触动自己那想尘封的苦难史,而忧伤。更担心我的文会伤到这位生活得不易的农村小妹,因为她的年龄与我的妹妹相仿。我是从小被父亲打骂长大的,而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喜欢上网络看我的文章,怕不小心伤到老父,还以为我在“控诉”他。

苦难可以倾诉,但不是用来歌颂的;苦难可以励志,但没有人喜欢经历苦难。歌颂苦难、炫耀苦难,放大苦难,都是不正常的。

我们可以真实地纪录那段苦难史,那是给人以反思,以教训,以借鉴,让那样深重的苦难不再出现。这却是我不想写范雨素的另一个重因。

我们批判现实,更多的是要向前看,这样社会才会有进步。

熟悉我经历的几位朋友都问,你怎么不写写范雨素?你最适合写范雨素,你一直在关注三农,深入乡村调研,了解当今农村实情,你之前的经历与她很相似,有着类似的苦难,写起来更有真情实感,更能打动人心……

是的,我们有着类似的苦难,但由于信念的不一样,其结果也不一样。范雨素至今依然不相信文学可以改变命运,而我始终坚持文学可以改变命运。

范雨素今年44岁,她的童年还是吃不饱的年代,她上学之后,已实行了“联产承包”,就不再饿着肚子,这个时候农村尽管依然艰苦,但日子比以前不知好多少。

应该是范雨素读小学或刚上初中,我正好高考落榜在家乡种田,那是我最绝望的时候,由于父母的不理解,村里人的冷嘲热讽,差点自杀。

我总是没日没夜地拼命地干农活,想把自己累倒累死,可就是没有累死,依然还活着,那时唯一支撑我的却是文学之梦。

晚上不管多晚,多累,我都坚持在煤油灯下读书写作,心底呼唤自己的就是:我一定要写下去!

整整种田八年,犹如“八年抗战”,这三千个日日夜,无论是“春争日,夏争时”的农忙季节,还是农闲出去到砖窑厂搬砖,到邻县锯树、挑木板下山,从没有放弃读书写作。

记得搬砖的日子,白天在窑厂,我是一个蓬头垢面的搬运工,我的脸是黑的,我的衣服是黑的,整个人都是黑的。窑洞里温度高,我大汗淋漓,身上没有一根干纱,手指上的螺纹磨得不见了。然而我渴望多挣些钱,除了家用,就想多买几本书。

在乡村种田的日子,买不起稿纸,我就去同学那里去“揩油”,同学王卫东在县委宣传部工作,毎一次去他办公室就会送我两本格子稿纸,而当时在县法院当书记员的同学陈福明就送几本法院作废的案纸,我在案纸的背面写初稿,修改完后,我再传写在格子稿子上,寄给文学刊物。

范雨素有姐姐哥哥,而我是老大,下面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有气管炎、肺结核,重活如抬打谷机、挑水挑粪都是我与母亲干。无论是童年,还是青少年,范雨素都应该比我幸福。

我的童年是吃不饱的年代,更是受欺凌的年代。我在《我们的思想能走多远?》(原载20065月《杂文月刊》)写过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我读一年级时,记得那天正下着雨,教室里光线就更暗(那时农村还没有电灯),我坐在后面,老师指着‘部’字让我认,我站起来看了又看,把它念成了‘猪’。那时是复式教育,从一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一个高年级的学生立刻站起来说:‘这个小地主崽子竟敢骂干部是猪,拉上去斗。’于是高年级的五六个学生把我推到黑板前,任凭我这个才5岁的孩子怎么哭,硬按着我跪在老师的讲台上……”

我在《我是个爱打架的坏孩子》如此描述:“细东仂比我年龄大,个头高一大截,那时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正热。他也仿《智取威虎山》里的一个镜头,他做英雄杨子荣,要我当土匪头子座山雕,他要抓起我的衣领,提起来往地下摔,我不同意,他说你不同意也得同意,谁叫你是地主狗崽子!”因此事,他多次拉拢一批贫下中农的孩子来围殴我。

范雨素家只是在村里相对穷,而我家不仅穷,而且是被“专政”的家庭。批斗会,母亲看着挨斗的奶奶,我盯着挂牌挨斗的父亲,生怕父亲想不开,我就没了父亲。我就亲眼看过村里人挨斗后上吊的。

范雨素的故事文本发酵后,有人认为这是幕后有人炒作。如今她也不胜其烦,据新闻报道已经躲进大山不见任何媒体了。其实我对这并不关心,我倒关心她的家人,比如她的母亲,她的大哥,乡村社会有时口水也能淹死人。有人说这是在消费范雨素,而我认为范雨素却在消费自己的亲人,用自家的苦难博取刷屏与效应。

这让我想起了美国人类学家露丝的《菊与刀》,这本书写的是日本,菊花和刀象征着日本文化精神中矛盾的两极,恬静淡然却又刚烈残忍。她说日本民族既好斗又和善,既尚武又爱美,既蛮横又文雅,既刻板有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二战后,日本民不聊生,人民过着苦难的日子,就是没有沮丧、悲情、倾诉苦难这些……《菊与刀》告诉人们的是只要精神在,菊花就会艳丽绽放……他们始终都有一种信仰与向前的力量。

我们可以批评政府,抨击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反映社会现实,但我们不应该炒作苦难与悲情,这些会让社会产生更多的抱怨与淚气,会让人丧失上进的心,也会降低我们的幸福指数。

少说或不说自己过去的苦难,并不是背叛与忘记,而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多些未来与美好,我们总不能老是沉湎于过去的苦难中而不能自拔。

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

  评论这张
 
阅读(19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