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少年犯罪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每个人都不能无动于衷  

2016-05-06 23:1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世界上好人多坏人少,是与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人们大多希望自己做好人,而不做坏人。好人,并非生下来就是好人,坏人,并非一生下来就是坏人。坏人坏是因为坏的东西在他身上不断累积,累积多了,即使一小点坏,也可能在他的身上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有句谚语叫做:“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其实老鼠的儿子生下来并不会打洞,而是老鼠打洞,儿子耳濡目染,加上老鼠儿子周围的环境都是打洞的老鼠们,在老鼠儿子身上发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实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在阿星村庄就出现,当阿星的堂叔赵民显,这个靠在深圳混黑社会”发家的,开着蓝鸟车回家时,不少亲戚与村人这样恳求他:民显,帮我把孩子带出去。打工哪有你们赚钱。但当后来村里的年轻人因抢劫被大规模抓捕。

摘自洪巧俊的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原载《意林(原创版)]

 

这是一首青春的悲歌。

发生在44日深夜的嘉兴少年杀人事件,就是这样的悲歌。

15岁的龙龙倒在浙江嘉兴洪合镇永兴桥路旁,钢管、粗木棍以及砍刀的刀背,重重地砸向他。凶手是6个和他素不相识的同龄孩子。

昨天的《中国青年报》是这样描述的:就像香港电影演的黑道一般,一路走一路有人加入,有人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但还是去了。最后40多人参与了这场因极小的误会引发的深夜斗殴。

没人敢小看他们,这群少年以小镇二十分之一的人口,犯下了小镇将近30%的案件

一年前的2015430日,广东揭阳,一群90后夜晚开着摩托车动辄数十人在公路上上演“速度与激情”,手持砍刀、九环刀等无端殴打砍伤路人。嫌犯“阵势”不小。(警方提供的监控视频截图)

其实这样的少年群体斗殴事件媒体报道不少。多年前,村子里的一个少年带进他爸爸工作的城市,被辍学的小混混盯上,因为没能及时送烟给他们的“老大”,被殴打至死,然后抛尸江中。一条人命,许多家庭因此破碎,人心惶惶,犯案的少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之前写过一文《阿星的“抢就像风俗一样”再次令人震惊》,里面的主人公同样是辍学少年,15岁便离开家乡,在深圳的“广西砍手党”团伙里做饭炒菜的小伙子,却一直拒绝同流合污,但最终还是走上了抢劫杀人之路,令人震惊。他说,在他的家乡,抢劫就像风俗一样,让人习以为常。

这些孩子在嘉兴洪合镇却犯下了近30%的案件,其实不是这个小镇是这样,其他城市青少年的犯罪也同样多,且犯案率在不断上升。如果再这样下去,势必影响社会的稳定,其代价是难以估量的。所以,他们习以为常,我们不能习以为常,国家政府不能习以为常。我们常说,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这么多的少年继续走上邪路与恶路,未来中国将会怎样?

15岁的龙龙没了。主谋小毛刚满181个月。直到被警察抓捕,他才知道,那个被自己用一米多长的砍刀打死的少年,是自己的丘北老乡。两个人都跟着父母来到异乡打工生活。在这个10万人口的洪合镇,如今超过七成都是外地人。像龙龙、小毛这样的外地青少年,“至少超过5000人”。

30%的案子都是这些少年犯的,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由于未到刑事年龄,抓了只能教育一顿然后放人,他们进派出所如家常便饭,又肆无忌惮。我注意到新闻里一个细节,他们都是辍学少年,跟随父母远离家乡,来到异地打工挣钱。而这些少年,则热血地拉帮结派,如古惑仔一样在深夜里结群斗殴,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刀刀见血。

他们,本该都是在校园里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同时也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在这则新闻中,义务教育法并没有起到作用,毫无效力,那么,谁该承担起这个责任?父母、学校、政府,还是整个社会?

在教育相关费用日益得到减免的情况下,全国的辍学率并没有降低,河北省教育厅巡视员、中国教育学会农村教育分会理事长韩清林钱说:“从2008年辍学生63.3万人,辍学率5.99‰,到2011年辍学生已经达到88.3万人,辍学率8.8‰”,近年来,辍学并没有得到遏制。农村辍学增多,除了读书成本高外,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读书无用论”抬头,也是重要之因。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孩子离开农村,加剧了乡村人口结构的失衡,也带来亲情的断裂和乡土认同的迷失,导致乡村文化生态的凋敝和“荒漠化”。同时,辍学率的提高,会使整个国民素质下降,增加犯罪率,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孩子不读书,过早地跟着父母去打工,而工厂大多不敢收童工,父母忙于打工,疏于管理,他们就游串在社会上,游手好闲,有的惹是生非,有的干些鸡鸣狗盗之事,有的聚众斗殴……他们的父母恨铁不成钢,心灰意懒,不再愿意管他们,这就让他们走得更远。

对于这些少年犯下的案件,无奈的不只是他们的父母,还有派出所,报道说,警官给许多犯事少年的爸妈打电话,可对方一听是派出所,立马一副不耐烦的态度,“你要抓就抓啦,我很忙的,不想管他,你不要找我了!”一些警官说起起这个就来气,“当父母的,只管生,不管教。学校也说,找家长来谈话的时候,他们都拒绝前往。很明显,在这些少年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处于缺位的状态。作为监护人的他们并没有履行好他们的义务。

仅仅是他们的父母缺位而没有履行好他们的义务?我的学校、政府就没有责任?“大跃进”式的撤并学校之风造成的“城挤、乡弱、村空”,对辍学没有影响?城乡教育资源差距越来越大不是“读书无用论”抬头的重要之因?

他们的父母似乎也是在进行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新闻里这些话语足以让我们沉默:一个贵州女人曾因为孩子学坏,举家搬回老家,可没过多久,她又回来了。“这边行情好时一年一个人挣五六万,差点儿时也有两三万,老家种地能挣多少?能养得起孩子吗?不饿死就谢天谢地了。”“来洪合是唯一的选择。”刚刚失去龙龙的母亲何丽云说,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自己还是会带着龙龙来到嘉兴,因为,“真的没有第二条路了”。

他们年少辍学无人理,在三观和法律意识未真正形成的时候被带离家乡,父母为了钱,疏于管教。最后形成父母不管,政府不管,社会不管,任其自生自灭,恶性循环的局面。但是这种局面,难道不会把我们这个社会推向更尴尬的局面?

在很多城里人看来,学坏的这些青少年都是乡下人,不是他们的孩子,似乎与他们无关。当农村优秀老师都涌进了城市,当城乡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教育优质资源聚集城市,农村孩子读不起书,读不好书,读了也考不上好学校,“读书无用论”使乡村孩子辍学的多了起来,而这些辍学进城的孩子成了他们身边的“坏人”,依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会骂这些乡巴佬偷抢该死时,我想问那些在政府工作的城里人,你们为他们做了些什么?你们是否想到掠夺他们的土地时,掠夺他们优质教育资源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少年犯罪已在城市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种由于教育缺位和潜在的贫穷代际传递带来的少年犯罪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深思?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纪委书记校门口拖拽女大学生上车的N种遐想 - 洪巧俊 - 洪巧俊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