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1亿留守儿童与未来之中国   

2016-03-29 21:5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亿留守儿童与未来之中国

洪巧俊

这是新华网的报道,关于我国留守儿童的规模一直说法不一,有说法是6100万,也有说法是6800万。6000多万留守儿童,加上3600多万的流动未成年人,总数在1亿左右,大约占全国3亿未成年人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我国3个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处于留守或流动状态,为国家治理、社会管理带来很大挑战。

我国将首次摸清留守儿童底数,总数在1亿左右。这是好事,摸清底数,才能建立好福利制度,这些年来,留守儿童问题一直是社会各层比较关注的问题,怎么样保护留守儿童,怎样建立相关的福利制度,不能让留守儿童成为家庭之痛、社会之殇。

1亿留守儿童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人口最多的省广东的人口。俄罗斯和日本的人口也在1亿多,英国的人口也才6400万,世界面积第二大的加拿大也才3600万人口,也就是说中国的留守儿童相当于三个加拿大的人口。

我们总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是民族的未来。这是因为他们代表着希望,代表着我们的未来。每一个儿童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都有获得健康成长的权利,那么,我们关注了这1亿留守儿童了吗?他们是在怎样的环境成长和学习的?

这里我挑了去年和2009年两年发生的6条留守儿童新闻来点评:

1.一个孩子,好久没有见到父亲,见到时应是亲切,笑逐颜开的。但发生在山东省苍山县的一幕却让人愕然伤痛,“你不是我爸爸,我没有爸爸,你快走吧。”这是8岁的留守女童在见到久未谋面的父亲后,说的第一句话。这看似任性的话语背后,掩藏着巨大的不幸——女孩被村里的一个鳏夫性侵。父亲得到消息,放下上海的蔬菜生意匆匆赶回家,见到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儿,想靠近抱一下,却听到了女儿“赶他走”的哭喊。面对女儿的“控诉”,懊悔至极的父亲拿起农药灌进嘴里……(2015年10月26《法制日报》)

巧哥有话说:这是孩子的不幸与悲伤,也是那些留守儿童的困局;这是父亲的自责与痛苦,也是那些出去打工父亲的迷茫。不出去打工,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将活得更艰难,在家乡与孩子们在一起,不再让孩子留守,几亩薄田,养不活一家人,更不要说过上富裕的日子,碰上老人生重病咋办?他们坚守在城里打工,忍受着亲情的分离,却担心留守在家乡的孩子学坏,也担心孩子被坏人害,留守儿童如今成“不是伤害就是被伤害”的一群。“各种侵害留守儿童的案件与留守儿童实施的案件时常刺痛社会的神经。每次刺痛之后,我们都会发现,留守儿童正承受着不该由他们承担的心理压力。”不是他们的父母不爱他们,是他们的父母活得太艰难,太无奈。

人们常说,父爱是一座山。但这座山,常常压得在外打工的父亲抬不起头来,就像这位父亲,最后被这座爱的大山压垮。还有人说,父爱更是一双手,抚摸着孩子走过春夏秋冬。是的,只有长期和孩子在一起的父亲,才能抚摸他们走过春夏秋冬,可是农村的父亲又有多少能做到?

这位父亲喝农药自杀,并不是脆弱,而是无法面对女儿,女儿才8岁就遭受如此心灵的创伤。早在10多年前,我在《农民的生命为何如此不值钱?》写道:在我的家乡有这样的谚语:“宁可世上挨,不可土里埋”。我这个农民的儿子过去总认为,中国农民历来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他们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下和并不优裕的物质生活中磨练得像优质钢材一样,既坚硬又富有弹性,我们的农民兄弟如今咋就愿意选择自杀?自杀事件进一步暴露了一些地区农村生活状况的艰苦,农民经济负担的沉重以及三农问题的严峻性。不正视这个问题,这一类事件就不可能避免。( 2003年7月23《中国青年报》)

时隔12年,这些话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我们的社会该如何正视呢?

 

2.过去的一年中,12名幼女在村里的幼儿园被教师黄振辛性侵,其中11人为留守儿童。事发后,12个家庭面临着心理创伤。受害女童的家长田超说“我无数次想过,再也不回到这里。”(2015713日《新京报》)

巧哥有话说:这是一个无法抹去的社会之痛,黄振辛的恶行怎能不让人捶胸顿足、指其项背?12个孩子被性侵,是12个家庭受到了重创。要不,受害女童的家长田超也不会如此说:“我无数次想过,再也不回到这里。”

这可是他的家乡,生他养他的地方,再也不想回到这块土地,是因为这里是女儿梦魔惊魂的地方,回来怕触动孩子那心灵的伤痛。发生这种事,哪个家长不痛心?他们会因此变得敏感而脆弱,会觉得自己无能,没有能力把孩子带在身边,而让孩子遭受到了蹂躏。这个被孩子称为“坏爷爷”的黄振辛,其罪恶摧残的不仅仅是孩子们幼小的心灵,而是在摧毁这个宁静乡村的纯朴民风和道德伦理,在100多户人家的村庄中,意味着十分之一的家庭受到伤害。这十二个家庭的悲伤,会让整个村庄蒙上忧郁的阴影。

这个叫秀水梁的村庄,已不再“体面”,出了这样一个“很坏的爷爷”,村庄却是“满眼一片灰黄”。“很坏的爷爷”是一名55岁的老教师,教师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享有崇高而又备受尊敬的地位,怎么就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儿?

 

3.广西贺州市平桂管理区公会镇杨会村杨万文家中利用小学生在课余时间非法加工爆竹时发生爆炸事故,导致当场死亡1人,受伤13人,其中烧伤面积达90%以上的5人,烧伤面积55%78%5人,烧伤面积12%40%3人。在14名事故受害者中,除1名伤者为61岁的老人外,其余13名均为植杨小学在读学生。据诊断,有9名特重度烧伤的危重伤员随时有生命危险。(2009年11月15新华网)

巧哥有话说:又是非法加工爆竹发生爆炸事故,每次出现这样的重大事故之后,总会听到类似的声音:“领导高度重视”、“要总结教训”,但这样的恶性事故却总在领导高度重视、总结教训中发生,不知什么原因,前车之鉴,就是不能成为后事之师?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悲惨的事故,让13名幼小的孩子死的死,伤的伤?

留守儿童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不能用历史的眼光和忧患意识考量、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将来的“埋单”或许是难以承受之重。怎样才能使农村孩子健康成长?怎样才能保护留守儿童那脆弱的生命?取消不合理的户籍制度,取消对进城农民工子女的入学限制,逐步消除城乡差距,让留守儿童不再留守,只有这样,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4.6923时许,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4名儿童为留守儿童,年龄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父母均在外打工。村民张仕贵说1个月前,4个孩子因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去年的玉米。平时,孩子们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2015年6月11《新京报》)

巧哥有话说:太穷了,不应是死之因。村民说,他们是集体喝农药自杀,但这个结论却让人难以置信,最大的孩子才13岁,小的也才5岁,他们有集体自杀的意识吗?一家4个孩子喝农药自杀,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悲剧都让人心痛滴血。我想,每个身为人父人母的都会为之一震,为之痛心。

我们总说孩子是小天使,孩子是爸妈的心头肉,我们还总说孩子是祖国未来,可小天使怎么就这样悲惨地死去?既然是爸妈的心头肉,爸妈就怎么如此忍心让他们挨饿不管,不是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吗?当他们因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时,当地政府岂能撒手不管?孩子辍学固然有家长的责任,但当地政府就没有责任?

每个生命都有尊严,不论贫穷,还是富贵,都应该值得尊重。4个孩子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这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悲剧,也是我们这个社会之痛。4这么小的孩子,过着如此穷的生活,就这样走上了绝路,有谁能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要喝农药自杀?

不要忘记,69日,距离国际六一儿童节之后只是8天。不过对于如此贫穷的孩子,是没有六一儿童节的。

 

5.这是一个漂泊的时代,连一个9岁的女孩也敢“漂”起来。报道说,8月末,9岁的南充女孩小希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从家里拿了1000元现金,带着户口簿,从南充老家出发,独自经过4次转车后,到达2000多公里外的福建省莆田市,那里是她爸爸妈妈打工所在的城市。对于这次疯狂的历险,小希的解释很简单:她想爸爸妈妈了,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2015年9月6光明网)

巧哥有话说:小希的“漂”是要和爸妈在一起。然而这种“漂”却让人很担心。女儿平安后,吴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写到:我想说,熊孩子,感谢你平安无事,你给爸妈上了最重要的一课,爸妈会好好反思,是我们对你的关心远远不够,对不起,宝贝!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其实要反思的不仅仅是这对夫妻,更是我们这个社会,是千千万万身为父母的人,因为中国有1亿留守儿童。青少年与父母接触越频密,其学坏的几率就越低。这是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社会蓝皮书中的一句结论。问题是这1亿留守儿童能有多少时间与父母亲密接触,大多父母只能春节赶回去和孩子团聚,一年到又能和孩子吃多少餐饭?

孩子飘零无依,这只是数量庞大的留守儿童中一个缩影。更多的情况是,很多地方的孩子也在父母外出打工,长期留守的情况下生活,处于一种“家缺失”的状态。他们的父母们可以说是身在城市,心在农村。而他们呢,是身在农村,心在城市,因为他们的爸妈在那里。要不小希咋会一人独“漂”2000多公里,到爸妈打工的城市?留守儿童的父母们为了挣更多的钱和让自己的孩子拥有更好的生活,而漂泊离家谋生,却把留守孩子对完整的家的渴望给抹杀了,这相行的悖论,怎么能不让人唏嘘呢?我们不会忘记《世上只有妈妈好》歌词里唱到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记得作家徐则臣在谈及自己写的《耶路撒冷》一书时说过,漂泊感,这应该是现代人的特征。我们最为关注的是融不进的城市,关注回不去的故乡。然而,我更为关注的是那些处于这个“漂泊时代”,却“没有家”的留守儿童们。
  漂泊时代,加剧了乡村人口结构的失衡,也带来亲情的断裂和乡土认同的迷失,导致乡村文化生态的凋敝和“荒漠化”。
  漂泊时代,留守儿童身如浮萍柳絮,成长带来的阵痛谁能来抚平呢?

 

6.为什么这些身负命案的年轻人,大多数来自农村——1116日,广东警方公开悬赏通缉50个命案逃犯,大多数人来自农村,这一显著特征在网上引起热议,很多网友表示,农村留守孩子应该获得更多的关注。(2009年11月17《广州日报》)

巧哥有话说:农村青少年犯罪率上升,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面对这个事实,我们该反省什么,如何解决农村青少年犯罪率高的现象,才是当务之急。但是这种年轻人身负命案,且农村孩子占了绝大多数的现象,至今还没有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以至农村青少年犯罪现象呈蔓延之势,很显然,这不利于当前的社会稳定。

教育层次不够,留守经历在前,这样的氛围更容易激发他们的戾气。资料显示,留守儿童心理问题的检出率高达57.14%,且父母打工年限越长,孩子的心理问题越严重,这些都可能成为他们后来犯罪的因素。《阿星的“抢就像风俗一样”再次令人震惊》是我多年前写的一篇文章,主人公阿星也曾是留守孩子,但他的村庄却是一个以“出产砍手党”闻名的村庄。阿星说,在他们那里,抢就像风俗一样。阿星们的犯罪几乎都受到“抢劫”环境的影响。

《广州日报》报道称,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被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率正在呈上升趋势,并可能会在未来城市犯罪中占有越来越高的比例。游离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的现实,令他们产生异常的“边缘心理”,强烈的“城市失落感”导致一些新生代农民工存在着扭曲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那些走向极端的孩子们,在一次又一次地刺痛我们,他们带有缺陷的成长意味着我们明天的艰辛,这种“世纪之痛”或许早已为社会的发展刻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留守儿童的未来在哪里,中国的未来就在哪里!”这个观点我很赞同。留守儿童已然成了一个社会问题。他们只能孤独寂寞地成长,享受不到来自父母的关爱和亲情。由于他们与父母的长期分离造成家庭教育的弱化、情感缺失和心理失衡,导致孩子不能健康成长,很有可能会成为被“毁掉的一代”,很可能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可能成为定时炸弹和活火山。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里曾写道:“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他们的健康成长,关系着儿童整体素质的提高,关系着广大家庭、广大农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在我们格外关心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又有多少人将目光投向这群跨世纪的孩子?

那些挣扎在失望中的留守儿童数以万计,他们的未来在哪里?中国的未来就在哪里。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劫匪变亿万富翁的奇特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548)|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