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总在为自己种下苦果   

2016-03-24 22:4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总在为己种下苦果

洪巧俊

山东疫苗事件暴露了什么?暴露出我国疫苗生产、流通、接种等各环节监管方面存在诸多漏洞,然而更加暴露出中国人,总在为自己种下苦果!这就是中国社会互害生态链中产生的,其本质就是社会底线的失守,是人心的溃散。

害人终害已,三鹿是如此,害人先把自己害死了。但是,“三鹿奶粉”死了之后,人们还纷纷去国外抢买奶粉,这显然是对本国奶粉的不信任。现在又对疫苗产生恐慌,会不会争先恐后去国外给孩子打疫苗呢?这种状况的不断地出现,显然会减少内需,而拉动的是外国经济。

其实,这都是互害社会生态链带来的严重恶果,然而,处在这个链中的每个人,都逃不脱伤害和被伤害。但是很多人却仍然没有意识到,这种苦果同时也会让自己苦不堪言,甚至把自己害死。

互害社会生态链是如此产生的:菜农种菜,喷洒农药,自己不吃,卖给别人;养殖户养猪、养鸡添加激素,自己不吃,卖给别人;食品加工厂在腐乳、榨菜、鲜辣酱里添加苏丹红,自己不吃,卖给别人;餐馆用地沟油,自己不吃……知道的自己不吃,不知道的自己还是吃了,这种自保式害人,最终能不害自己?

互害社会生态链苦果的道理大家都可能懂,但仍然去做,显然是利益的驱使。当自己躺在医院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或许会反省自己,认识到这是自己种下的苦果,并转化为恶果,可到病入膏肓时意识到了,是不是太晚?

毒奶粉暴露出监管的诸多漏洞,疫苗事件暴露出监管的诸多漏洞,污染暴露出监管的诸多漏洞,食品安全暴露出监管的诸多漏洞……我们的耳朵早已听出了老茧,可是这么漏洞又是怎么行成的?那些执法部门、监管部门又在哪里去了?


    
那是2011419日,网易同时转载了两篇有关毒食品的新闻,一是重庆用福尔马林加工血旺,使血旺更嫩更有卖相。二是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加工劣质黄豆芽25余吨,经检测,豆芽中含有亚硝酸钠、尿素、恩诺沙星,其中,人食用含亚硝酸钠的食品会致癌,恩诺沙星是动物专用药。于是我当天写了一篇<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再唱《胃坚强》?_>

苏丹红、吊白块、丽加素红、孔雀石绿……这些食品中出现的五彩缤纷颜色,让我想起了《胃坚强》里的一句歌词:“在渴望的餐桌,有滴血的颜色”。

《胃坚强》是网络上流行的歌曲,歌词汇总了近年来曝出的毒食品,幽默恢谐中夹着无奈和忧虑,“早餐喝什么?三鹿奶粉不错!再吃鸭蛋几个,苏丹红营养很多;超级迷恋大馒,漂白粉有效果……你是胃强哥,百毒能耐你何?午餐吃什么,毒米饭也不错,再来一碟白菜,不怕敌敌畏喷过……我含泪的诉说,是屡次的作恶,我唱起无奈歌。在渴望的餐桌,有滴血的颜色……这浮云的天空,膜拜起胃强哥。哈哈哈哈哈………”唱这样的歌谁能欢乐?

我们的胃练就得很坚强,但我们的胃不是搅拌机,可以搅拌一切进到胃里的东西,我们的胃不是消毒拒,可以让进到胃里的东西消化成无毒。我们把毒食品吃下去,消化、吸收,进入到血液里,进入到骨质里,成为我们遗传的一部分,然后让我们的子孙继续唱《胃坚强》。这样一代比一代的“胃坚强”。到那时,我们可以自豪的说:中国人的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胃。

《胃坚强》的歌词汇总不了日益增多的毒食品,有人列举了2010年出现的毒食品:1月的毒豇豆,3月的地沟油,4月的毒韭菜,5月的染色紫砂煲,7月的三聚氰胺借尸还魂,9月的致癌金浩茶油,11月的荧光增白蘑菇,12月反式脂肪酸过量使用没有标准以及“化学”火锅底料……这些毒食品无不让我们锻炼出“胃坚强”来。如果说我们总是“胃坚强”,且久毒不倒,那就是得益于食品卫生标准不强、监管不强、打击毒食品犯罪不强。今天你给我吃“毒奶粉”,明天我给他吃“瘦肉精猪肉”,后天他给你吃“地沟油”…… 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不断出现,的确是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但是如果监管得力,打击严厉,还会有这么多的毒食品出现吗?

可是时至今日,我们还得把《胃坚强》一直悲歌下去。

 

中国人种下的苦果日益繁多。污染更是如此。有网友说,污染,在毁灭中国!如果让污染如此猖獗下去,中国将被污染毁灭,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残酷现实。试问当今有哪条河流没被污染?有网友把污染的河流图片集在一起发在网络上,那是触目惊心的五彩缤纷。全国90%的地下水遭受不同程度污染,60%污染严重。剩下的40%没有严重污染的地下水,还能坚持多久?我们高唱“胃坚强”,但人们的其他器官却很脆弱,于是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癌症村。如此下去,我们会不会成为真正的“东亚病夫”?

 

作为长期关注三农的人,总会下乡了解一些实情。就是回家乡探亲,也会去乡村多走走。

这是2013年春节,我回到村里和伯父聊了起来,首先了解的是亩田一年收割的产量,一百斤稻谷卖多少钱,然后从买种子、化肥、农药,请人用拖拉机耕田和收割机收割的费用。但伯父告诉我去年每亩产量1700多斤,却用了420元钱化肥,260元钱农药,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大伯笑着说,他2亩田晚稻用了100斤尿素,200斤复合肥,邻村的人更舍得施化肥,晚稻单产达1200多斤。后来我去了邻村了解,有的晚稻每亩施用化肥230多斤。这让我更感到吃惊。

20多年前,我也在村里种地,由于我家人多,有6亩责任田。父亲有气管炎,所以施化肥、打农药的活大都是我干。那时家家户户养猪养牛,积农家肥多,我是推一车粪到田里,然后带回一车草皮。农家肥多,化肥也就施得少,早稻每亩只施尿素7斤左右,钾肥5斤;早稻除了有红花草做基肥,农家肥也多,化肥就施得少些。晚稻农家肥少,化肥就施得多点,一亩田施尿素10斤,钾肥7斤。如果在耙田时用了碳酸氢氨做面肥,尿素就施得少。6亩田,一瓶农药从早稻用到晚稻。过去有谚语说:“红花草是个宝,家家户户少不了。”红花草,又叫紫云英,全身都是宝,根和茎都是好绿肥,改良土壤效果佳。记得那时,只要到春天整个田野到处是绿油油的。如今去田野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色,到处是收割后的禾兜。大伯说,如今村里人不养猪、不养牛,没有人积农家肥,全用化肥。

无利不起早。要知道,那个时候农民积农家肥,是因为种田划算、有奔头,积农家可以减少成本。再说那个时候,公务员10天的工资才能买一百斤粮,现在是一百斤粮还不要公务员一天的工资。

记得我在家乡种田时春天是蛙声如潮,可如今听不到这种声音;夏天,一个中午可在树荫下的田角边抓几斤泥鳅黄鳝,如今却难寻觅到它们的踪迹。土壤被化肥、农药污染了,没有它们生存的环境。

于是我在20133月撰文说:土壤污染,地下水当然也被污染。这种要产量,却不顾污染,破坏土壤结构的做法,实是“杀鸡取卵”。化肥施量逐年增加,不仅污染土壤和地下水,还造成田地板结。

据中国农科院土壤肥料研究所检测到的调查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已有大半的地区氮肥平均施用量超过国际公认的上限225千克/公顷。与此同时盲目施肥、滥施肥,大大降低了化肥利用率,利用率30%。这些多余的未被有效利用的化肥就会流失走,进而造成环境污染。农药是农业生产中必不可少的生产资料,又是具有毒物属性的有机化学物质,但农民喷农药的量也逐年增加。当今农民使用农药品种多,用量大,其中70%-80%的农药直接渗透到环境中,对土壤、地表水、地下水造成污染。专家指出,农药泛滥使用,也已达到临界点,形成“鸦片式治疗”的恶性循环。

乡村除了农业污染,还有垃圾污染。如今农村是城市污染源的堆积地。垃圾可往农村运,污水可以向农村流,有污染、存在安全隐患的项目可以往农村迁。有资料表明,约有1.5亿亩耕地遭到污染,每年1.2亿吨的农村垃圾露天堆放,农村的环保设施几乎为零。

这是我下乡看到的情景,一老农用锄头钩开了田埂中的流水口,流进稻田里的水是浊黄的。我问他这样污染的水也能用?他说:“没办法,不用这个水,还能到什么地方引水?这地下水也污染了,抽出来的水比这溪里的水还黄。”他告诉我,过去下田可赤着脚,如今穿着鞋靴才敢下田,赤着脚,脚会痒会溃烂。我问他,这里收割的稻谷你敢吃?他说:跟你说实话,我家从来不吃这粮食这蔬菜。可我想,你不吃自家种的,到市场买就没有污染过?溪里的水是城市里流下的工业污染,农民用工业污水浇水稻和蔬菜,又卖给城里人。

中国新闻网报道:位于钱塘江畔的坞里村原本是一个富庶、美丽的村庄,然而今天,坞里村却被癌症的阴影所笼罩。在这个不到2000人的村庄里,几年间先后有70多人死于癌症。“癌症村”的产生,却是因为村旁建了一个污染严重的化工园,村里的空气常年飘着刺鼻的怪味,有毒的污水放出来,连水稻都焦了。《新京报》曾报道,由公益人士制作,地图的标题叫“中国癌症村地图”,目前癌症村的数量被认为超过200个。全国200个癌症村应是保守数字,究竟有多少个?目前还没有一个权威的数据,但癌症村越来越多,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思想家拉贝莱有一句名言:“学术无良即是灵魂的毁灭,政治无道德即是社会的毁灭。”当今一些官员为了政绩,为了GDP,以牺牲环境,牺牲大众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而农民为了短期利益,也在掠夺性经营,不顾土壤的损害,不顾地下水的污染……记得龙应台在《父亲的家乡》中说,“浙江的鳌江,一江清澈的水,引来了成千的皮革工厂,造就了百万富翁和乡镇的富裕,但是每天吸入超过八万吨的工业污水,江水变成水质劣五类,所谓江,已经是一条江的尸体……”龙应台还说:“一个水塘,为什么会化脓?一条江,为什么会死亡?因为有人将自己经济的利益建筑在对社区、对环境、对后代人的掠夺和侵占的基础上。或许说,这是不得以的饮鸩止渴。但是,是什么人、什么制度容许,甚至鼓励了这种掠夺?是什么人、什么制度合理了饮鸩止渴的政策?决策者又是否了解饮鸩止渴的后果,准备了后果的承担?

水是生命之源。问题是工业污染、农业污染仍在漫延,继续污染江河,污染地下水。危及着饮用水的安全。如今全国5000多条河流,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包括长江在内的七大水系无一幸免。七大水系低于III类标准的水所占比例竟高达58.2%全国90%的地下水遭受不同程度污染,60%污染严重,实在是触目惊心。如果再让污染如此猖獗下去,让癌症村越来越多,我们将如何面对自己种下的苦果?(201333日金羊网题为《污染,我们将如何面对自己种下的苦果?)

种下的苦果太多,到那时,这些苦果我们能咽得下吗?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劫匪变亿万富翁的奇特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701)|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