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被咒骂死的一家,你信吗?(回乡记之三)  

2016-02-15 21: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咒骂死的一家,你信吗?(回乡记之三)

 

 

洪巧俊

 

每次听李春波演唱的《小芳》:“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漂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我就想起村里的凤儿,因为她就是我们村里的“小芳”。每次想到凤儿,我都会感叹人生的变幻莫测,世事的沧桑苦海……

这次回家乡,再次听到乡亲们讲凤儿的事,说她女儿回来就抱着她痛哭,凤儿的女儿怎能不痛哭?母亲不知道女儿是谁,看到谁都傻笑。

我比凤儿大几岁,是看着凤儿长大的。

我们的村庄在206国道旁,自从马路经济后,国道两旁是拔地而起的幢幢楼房。每次回家乡,下车进村时,便会看到一位身材臃肿,头发杂乱,目光呆滞的女人坐在路旁的木椅上,这个女人就是凤儿。每次见到她,心中就会涌起一种惋惜和酸痛之情,感叹一位好女人就这样被废掉了一生。

多年前,我回到村里,看到凤儿坐在屋前的一块石头上,她望着我傻笑,当我打量她时,她却让我感到震惊,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却显得如此老态龙钟,那斑驳杂乱的头发,那无神的眼睛,那爬满辛酸的脸……这与年轻时的青春活泼,靓丽人生,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

她身后的房子是她哥哥的楼房,如今她无家可归,只有住在娘家,自她的丈夫把她抛弃,得了精神分裂症后,就一直要人看守。村里人说,她妈妈最好要活一百二十岁,这样凤儿就有人照顾,就不会挨饿受冻。

儿时,我与凤儿家是老邻居。这是三连襟的百年老房,分上中下,她家住上堂前,我家住中堂。这房是我家的老房子,土改时全分给在贫下中农,我家住的一间,还是后来一住户卖给我家的。听父亲说,当时买这间房花了750元钱,那时750元钱是个大数字,因为一天在生产队挣工分,早不见床脚,晚不见盘()脚,也只能挣5毛钱。乡下人喜欢串门,就连吃饭也会端着一个碗,跑上跑下,所以见面的机会尤其多。

凤儿从小就是村里的一枝花,也许是长得太漂亮了,所以读书不咋样,初中毕业就没有再读,在家帮母亲干些农活,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农活干,只是农忙季节就干点农活。那时她身材苗条,亭亭玉立,瓜子脸上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笑起来特别漂亮。那时她是一个阳光的女孩,加上她心地善良,嘴巴又甜,村里人说,这样的女孩可以嫁一个好主家。那时到她家相亲的小伙子络绎不绝。最后她相中了一个比较帅的汪家村小伙。小伙子在外地卖眼镜,凤儿在银行工作的哥哥助了他一臂之力,使他取得了第一桶金,于是开了眼镜店,在村里建了一幢漂亮的小洋房,与村里的平房显得鹤立鸡群,分外醒目。

还记得凤儿结婚,陪嫁的家电家具抬的人组成了长长的队伍,鞭炮齐鸣,锣鼓声声,场面十分壮观,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据说,村里有不少小伙暗恋着她,不敢坦露心扉。

后来听村里人说,她跟丈夫经商去了,后来又听说生了孩子,说生了第一胎是女孩,被她婆婆强行送人,目的是为了生个男孩,再后来又听说,她的儿子又夭折了,她老公在经商的地方与一位姑娘好上了,最后抛弃了她,和她离婚了,且得了精神分裂症。没想到这个曾经如花似玉,善良美丽的姑娘,其结局是如此悲惨。

按照村里的辈分,凤儿我应叫她姑姑,凤儿的妈妈我叫奶奶。凤儿比我小,所以我从来就没叫过姑姑,总是直呼其名。凤儿的妈妈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生了5个儿子,2个女儿,四十几岁守寡一直没嫁,还把这一大堆儿女拉扯大,会读书的让他去读,去考大学,不愿读的让他去经商。由此可见,她是多么能干与内心强大的女人,这么多孩子,那么多责任田,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人承担,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在我看来,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母亲。

就是这位母亲在村里人看来,她却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让凤儿前夫这家没良心的遭受了灭顶之灾。这是汪家村里人说的一番话。

村里人给我讲这件事是如此说的: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凤儿的妈妈看到凤儿不在家里,便到处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她慌了,跑到池塘边,跑到白塔河畔,问路人都说没见凤儿来过。村庄找遍了都没找到凤儿,她断定凤儿又跑去前夫家了,因为昨天她还闹着要回家,要看自己的孩子。

凤儿果然是去了汪家,她要看看自己的孩子,被赶了出来。那时她并不很疯,淸醒时像个正常人,她觉得她有权看自己的孩子,女儿是她生的,是她身上掉下了的一块肉,凭什么不让她看,她哭着,乞求着,还是被赶了出来。汪家把孩子藏了起来,凤儿终于火了,冲进汪家把锅砸了。于是这家人围着凤儿毒打,打了之后还向凤儿身上泼粪便。

当凤儿妈妈和她的弟弟赶到汪家村,看到卷宿在村头,冷得发抖的凤儿时,这位母亲不顾女儿满身臭气,抱着女儿嚎啕大哭:“天哪,你们这畜生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女儿?我漂漂亮亮的女儿17岁就进你们汪家门,被你们推残得神神颠颠,如今还要对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人毒打与泼粪,你们死绝了良心,会不得好死,苍天啊,你要有眼啊……”

这位母亲擦干了眼泪,拉着凤儿在村头的井栏垫跪下,上拜苍天与鬼神。当年凤儿结婚是从这里进,汪家村死了人是从这里出,这是当地的风俗。她们跪拜之后,凤儿的妈妈一边牵着凤儿的手,一边扯着嗓子骂,绕着汪家整个村庄整整走了三圈,也就咒骂了三圈,一直骂到太阳下山。汪家村有人说,凤儿的妈妈用最狠毒的语言咒骂这家人,说这家人要不得好死,断子绝孙……

一年之后,凤儿的前夫死了,之后是前夫的父亲、哥哥、嫂嫂相继去世,那幢曾经醒目的小洋房不再有人居住……汪家村至今还有人说,这一家人是凤儿妈妈咒骂死的。

说是咒骂死的,恐怕没人相信,但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肯定还是有人相信。

我的母亲从小就教育我,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如今我看得太多了,阅人无数,却更加坚信:人在做,天在看!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劫匪变亿万富翁的奇特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