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个人身边的佛(回乡记之二)   

2016-02-14 09:4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身边的佛(回乡记之二)

 

洪巧俊

 

其实记得住乡愁的,除了那些老房子,那古树、古井、古老的乡音……更让人牵心的却是父母,那些对上一辈的感恩之情,尤其是那埋藏在心底的那种情感。

 

 

父亲八十岁过寿的第二天,我和四弟开车去乡下看了一位老朋友,他在镇上做了一幢洋楼房,还开了一爿店,日子过得蛮滋润的。中午他请我们吃饭,他点了一只2斤多重的野生甲鱼,花了800多元。我想这朋友也够哥们的。

吃过午饭,我和四弟赶去姑姑家。姑姑九十多岁,这是我来广东工作后第二次看姑姑。

回到家里,我对父亲说,30多年前我读初中时,姑姑用五花肉炒了一罐豆子给我吃,这一罐肉炒豆子,在那个时候比今天吃的一缽野生甲鱼还金贵。

就是这一罐子肉炒豆子,总让我想起姑姑,每次回家乡,提出去姑姑家,都遭到父亲的反对,父亲是个开朗的人,他怎么不许我们去姑姑家?既然父亲不同意我去,就不能悄悄去,去了被他知道,就伤了父亲的心。父亲对姑姑和姑父一直耿耿于怀,缘于一件事,不知道他给我讲了多少次,每次我为姑姑辩护,但父亲还是坚持他的观点,有几次还为这生气。

其实姑姑并不是我的亲姑姑,她是我大爷的女儿,但也不是大爷的亲生女儿,是养女。不过,姑姑对大爷比亲生父亲还亲,这我从小是知道的。她的胞兄弟曾多次要相认姑姑,姑姑说,我只有一个父亲,我的父亲在洪家,我的弟弟也在洪家。这个弟弟就是我的大伯,从这里我很敬佩姑姑。

父亲讲的那件事是这样的,大爷在生之前,买好了一个棺木。大爷是放排工,他懂木材,所以买的棺木上等的,但大爷死时却是姑姑用楼板做的简陋棺木下葬。他的棺木被造反派头头普崽里强行叫人抬走了,给在他老婆的亲眷、军属春山的母亲下葬了。再买棺木是不可能的事,那时伯父是右派分子,一家人是吃了上顿愁下顿;我家是地主,与大伯家是半斤对八两,也是穷得揭不开锅。大伯和父亲都是被批斗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而姑姑、姑父家庭出身好,听父亲说,当时姑姑经济宽裕,完全可以买得起棺木为大爷下葬。父亲说,大爷一辈子为人善良,解放前,姑父是我们家的长工,但大爷却把自己的千金嫁给了穷困的姑父。

我非常理解父亲的心情,父亲是大爷带大的,父亲从小就跟着大爷放竹排,从小失去父亲的父亲,从大爷那里得到父爱。在那个缺衣少食,唯有节日才能吃上肉的时代,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母过年那天把萝卜与肉炖了一缽后,总会挑出一块块精肉,等着正月初一大爷来吃。记得大爷下葬那天,我母亲哭得很伤心,母亲说,如果不是大爷,她就不会嫁给父亲,父母的婚姻也是大爷幕后操办的。

我有五个爷爷,大爷是我唯一见过的爷爷,虽然大爷有多个孙子,但他特别喜欢我,小的时候到那里都带我去,连采草药也带我去,叫我怎么认草,什么病用哪几种草,怎么配药……每次去姑姑家,都是我陪他去的,姑姑每次去,都会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我们,这也是我记忆最深的事情。大爷不仅会治病,还会相术,他常摸着我的头说,你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是文曲星出世。我问大爷文曲星是做什么的,大爷拖着腔调说:“著书立说的哟——

小的时候,大爷会悄悄地给我们讲他们兄弟的事,会讲我们这个家族的兴衰史,村里最好的房子是我们家的,上中下连幢,房间几十间,土改时,我们家被赶出去住茅房。我的爷爷在兄弟中排老小,幸运的是他在解放前病逝,如果他还活着,土改时不枪毙,他的余生也没好日子过,因为他当过保长。记得大爷说起二爷时,脸上写着遗憾,他告诉我二爷是共产党员,闹革命时,他从家里不知搬了多少大洋出去,被国民党抓去前吃了一张名单,由于不说名单中内容,被国民党杀害。大爷说,他参加共产党搭上了一条命,还让老三的儿子搭上了一条命,却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任何好处。老三的儿子,也就是我三爷的大儿子,听村里老人说过,我这位三爷的大儿子功夫十分高强,会飞檐走壁,被国民党包围后,用机枪从屋顶上扫射下来。大爷说,是二爷叫他盗取国民党情报被发觉的。

表妹那次打电话给我,说姑姑越老越想我们,听后,我眼眶里满是泪,觉得很愧疚。其实父亲对这个姐姐也是很有感情的,因为姑姑是他唯一的姐姐,我的奶奶就只生了父亲一人。从我懂事就知道,伯父虽然是爸爸的堂哥,但他们比亲兄弟还亲。但父亲就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尤其是他对姑父的意见更大。他后来也知道,对于那件事不是姑姑一个人能说了算。如何解开父亲的这块心结,就成了我多年的一块心病。是表妹的一番话让我得到启发,我这位表妹可称得上贤妻良母的典范,在这里就不细说。我再次与父亲沟通,对父亲说,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大爷是地主分子,姑姑敢张扬葬大爷?父亲虽然没有表态同意我去看姑姑,但也没有反对,我才去看姑姑。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姑姑拉着我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崽伢,你真有情意,还来看姑姑……” 我双手握着姑姑的手,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姑姑眼睛看不见,但心如明镜,她滔滔不绝地讲起她父亲,我大爷的许多往事,也讲我父亲的一些往事。

 

这次看姑姑,表嫂在院子里扫水,表嫂把我们引进姑姑的房间里。当我坐在姑姑的床头上听姑姑唠叨时,看到躺在另一张床上的表哥,表哥要坐起来。表哥身体状况并不好,腿脚不灵,说是生过一场病就这样。表哥还是慢慢地走了过来,这让我很感动。表嫂每天面对这一老一病俩个人,多么不容易,这是父亲多次对我说的话。

临走时,表嫂送我们出了院子大门,我对表嫂说:“佛在哪里?佛在身边,孝敬长辈,服侍丈夫,就是最大的佛。大嫂,你是佛!”

嫂子当过村干部,年轻时长得很漂亮,看着嫂子那爬满皱纹的脸和疲惫的双眼,我说:“嫂子,你真不简单!”表嫂却说了一句最朴实,却最让人感动的话:“谁叫我是老大呢?”

我也是老大,最懂表嫂这句话的含义。

是的,正如我老父亲所说,一个家庭就需要表嫂这样甘于付出,默默无闻照顾家人,温暖家庭的模范老大。

佛在哪里?我一直坚信,佛在身边,孝敬长辈,和睦家庭,温暖身边的人,你我就都是佛!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劫匪变亿万富翁的奇特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9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