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频发的村官被刺死与村官“决斗”县纪委书记  

2016-11-23 11:3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频发的村官被刺死与村官“决斗”县纪委书记

洪巧俊

昨天在微信里发了《你不是潘金莲,哪谁是潘金莲?》,网友风雨旅程留言说:(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荒涎之作。没人为这个上访过。群众上访有四因:一是强拆,二是占地,三是伤害,四是信仰。作为体制的受益者,冯小刚把百姓描画成了无理、无德、无赖的刁钻之徒!反之,首长是伟大的,干部是正确的,截访是光荣的。现实恰恰相反。群众才是最有觉悟的!

伟人早就说过,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这个电影里群众是刁钻之徒,也是狗熊,是在重复那句网络流行语:“这届政府是好的,这届人民是不好的。”也正因为这种思维定式,造就了农村不少荒诞之事的出现,产生了一个又一个“村官”被刺的事件。

说起“村官”被刺的事件,必须说一个人,那就是贾敬龙。

贾敬龙,1986年出生,河北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2015219日,因自己的婚房被强拆,持射钉枪将其所在村党支书何建华杀害。1124日,河北省石家庄中院判决贾敬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201610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对贾敬龙杀人案的死刑核准裁定书。1021日,斯伟江等中国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起草《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呼吁刀下留人。11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20161024日,中国日报发表社论,呼吁贾敬龙应暂缓执行死刑。该社论认为贾敬龙案件的起因和贾敬龙自首的认定是影响量刑的两大因素,而从这两项因素看,贾敬龙案具有法定从轻理由 

接受审判时,贾敬龙曾描述自己温文尔雅,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有很多生活雅好。其所期待的生活无非是:一个自己亲手布置的温馨小屋,里面有自己喜欢的花草和小动物,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心爱的人,我们一起养儿育女,白首偕老。

这种诗意的描述并不在他的现实,只在梦里与天国。

1115,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

有学者说这是杀鸡吓猴,但尴尬的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第二天,1116延安延长县发生一起重大凶杀案, 3人死亡,另有5人受伤。受害者为曹渠村新任村主任曹英海一家。持刀行凶者为同村村民黑延平。 

过了三天,也就是1119,广西省玉林市博白县双凤镇镇北村发生一起持刀伤人事件。致村主任陈某威死亡,3人受伤。

杀村主任频发,这是为什么吗?为何越维稳,农村越不安稳?因为乡村的沦陷与溃败,让乡村早已变得更加诡异与不安。

老百姓身边的腐败是影响最恶劣的腐败。我在回网友时说,土地如果不彻底地改革,农村难以稳定;群众身边的苍蝇不打,难以平民愤。

针对“村官”被刺事件频发,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先生在《新京报》撰文说,减少农村中的官民冲突,不妨实现政经分开,让村委会干部不再直接插手村民经济活动。而适当划定农村自治体的规模,也是减少农村社会冲突重要条件。我们也不免要深入思考乡村社会治理的系统性问题,希望通过改革,建立一种更为合理的利益分享机制,以便社会道德能化解大部分农村民事冲突,以降低乡村社会治理的司法成本,在更大程度上化解乡村社会冲突。

我很赞同党国英先生的观点。土地是农民的基本财产。地权不稳,农村不稳。只有农民真正获得土地财产权,农村才会稳定,这种“村官”被刺事件频发,才能缓解,问题是在当前土地要彻底地改革是很难的,因此要破解“村官”被刺事件不再频发,是要破解乡村溃败问题,这个溃败主要是指村级组织的溃败,也就是“村官”的问题,比如他们的腐败问题,连穷人的救命钱也贪,怎么不引众怒?比如“村官”成村霸,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主任孟玲芬,村民结婚办喜事,不送礼给她,她就送花圈,这人世间最阴最狠最恶的歹毒手段,怎能不让人恶从胆边生?山东临沂市莒南县筵宾镇小仕沟村蔬菜大棚频遭神秘火烧的事件。一次次的神秘被烧,一次次的又不了了之,村民有苦无处说。一个恶势力的形成,决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形成的,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逐步壮大,在这形成中没有公安部门去打击,恶势力团伙就会发展壮大,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以至村民不上供,就送花圈,以至一个村两年烧近百次大棚。可以说,恶势力团伙的壮大,村霸的无法无天,都是姑息纵容的恶果。

具有讽刺味的是湖南益阳市安化县出现了“村官”挑战县纪委书记邓有良挑战者是益阳市人大代表、大福镇建和村原村支书宁红山,宁红山把《致中共安化县纪委书记邓有良同志的决斗书》张贴在安化县大福镇原东山乡政府、八角庙、群众桥、谭家桥、仙神市桥等显眼。原因是两村官互相举报纪委查3次无果,于是宁红山就邀县纪委书记决斗。决斗之因是宁红山认为邓友良包庇被其举报涉嫌贪污的原村委会主任郭庆松。

这是窝里斗,棋逢对手,没斗出结果来。按理,他们互相举报,并不难查处,可县纪委查3次就是没有结果。这也是村官肆无忌惮之因。一个“村官”不怕能查处他的纪委干部,且这位纪委干部还是县纪委的“一把手”,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是“村官”宁红山胆大妄为、目空一切,还是县纪委书记邓有良屁股不干净,而有软肋?

从“村官”决斗县纪委书记可以看出,乡村为何如此溃败,也说明靠当地纪检部门全面查处违法乱纪的“村官”们,显然是有难处的。因此,要让乡村不再溃败下去,就应全国“一盘棋”,轰轰烈烈地来一场打“苍蝇”运动,由纪检、媒体、审计等部门组成,做到异地审计、监督与查处,比如江西的去湖南,湖南的去安徽……逐村审计,村村过关,让违法乱纪、无法无天的“村官”们得到应有的惩处,老百姓的气才会顺,才不再有怨恨。并帮助他们建立政经分开的农村自治新模式,从根子解决乡村溃败问题。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村里什么事惊动了“县太爷”? - 洪巧俊 - 洪巧俊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