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是潘金莲,哪谁是潘金莲?  

2016-11-22 16:2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不是潘金莲,哪谁是潘金莲?

洪巧俊

昨天看了一场电影,电影名吸人眼球——《我不是潘金莲》,但只要看了介绍就知道,这潘金莲非那潘金莲,只是她的前夫秦玉河说了她就是潘金莲。因为结婚时她不是处女,因此这个叫潘金莲的李雪莲继续上访,要政府给她一个清白。可是直到前夫秦玉河死了,她还是窦娥冤。

光明县的领导并没有给李雪莲光明,而是让她在上访的路上一直走到黑,她去北京上访,连北京的首长都解决不了她的清白。假离婚成了真离婚,丈夫娶了年轻的女人过日子。于是她告前夫,她觉得法庭判得不公,于是找县法院院长、找县长、找市长,去北京找首长,结果是市长、县长、县法院院长全被撤职。其实法院判决并没有错,问题是这样小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在全国“两会”上闹到首长这里来了,这就不是小事,充分说明了这些地方领导的执政能力,办事能力差,这样的小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能解决大问题?再说群众利益无小事,首长一发火,他们的乌纱帽也就保不了。

现任的市县官员为了保乌纱帽,就得阻止李雪莲进京上访,于是派人跟踪,让她享受“首长待遇":有四个安保“保护"她。

李雪莲的前夫车祸死后,这状就没法告了,法院的法官告诉她,这人死了就如根断了。李雪莲被如临大敌,在京守候多时的官员们送回了家乡。

告诉李雪莲前夫秦玉河车祸死了的,是在北京坐阵指挥阻止她在"两会"上访的县长。

根断了,他们终于如负释重。可李雪莲的心更加沉重了,她想到了死,于是去果园上吊,可园主把她从绳上解救了下来,说不能害他,要是游客知道这里吊死了人,还有人来采摘他的果实吗?你要真想死,就到对面果园去上吊,对面的是他的对头。

电影看完后觉得官员们都是好人,只是工作方法简单,这些底层的平民都是坏人,你看那个果园主,叫李雪莲去对面果园去死。

电影里说李雪莲是潘金莲、小白菜. 窦娥。确切地说,她是秋菊。这样说,是《我不是潘金莲》没有摆脱电影《秋菊打官司》的套路。美女巩俐演乡村女人秋菊,女神范冰冰演的是乡村女人李雪莲,执着打官司,当今打官司难打,所以只有执着上访,因为地方领导就怕进京上访。

“我不是潘金莲”,其实现实中,你说不是潘金莲,可有人说你是潘金莲,你就是潘金莲。就如北京那位王硕士,你说不是嫖客‘“守株待兔”的警察硬说你是嫖客,结果他死在"嫖娼"上。

电影要过审,就要有主旋律,正能量,于是只有县长、市长,而没有书记,现实中书记是“一把手",维稳的责任是最大的。前面讲了,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官员都是好人,底层的人都是坏人,这就如网络流行:“这届政府是好的,是这届人民不好”。

似乎这场电影是我家包场,起初只有我和老婆在看这电影,后来了一对恋人。还好有一对年轻人看,整场电影就4个人。由此可见这电影的卖座率。这个影片偏离了老百姓,老百姓当然不愿看。不过,我劝官员们去为冯小刚、范冰冰捧捧场,再说这个电影的确值得官员去看,对当前如何维稳,有着深远意义。只有根断了,上访的路也就断了。

在一场荒唐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的家庭变故之后,由于前夫的一句话,说她是潘金莲,这位本来怯生生、娇滴滴的女子,证明自己根本就不是潘金莲,为了洗刷自己的不白之冤,她花了10多年的时间和精力去打官司、去上访。其实现实中的乡村有许许多多的李雪莲,我的堂叔洪有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李雪莲,但他却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怨,而是为了正义,为了大家去告村长。于是我在10年前写《产生“刁民”洪有昌的土壤》(见2005 年4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可见,这许许多多的李雪莲大多是因为征地拆迁而上访,李雪莲的问题是无解的,但大多访民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他们的诉求也是合理合法的,但往往却得不到解决。

上访之路并不畅通,就是告到北京也不能解决问题,在村里没尊严地活着,甚至还要受村干部的欺压,于是就产生了贾敬龙……

 

 

 

产生“刁民”洪有昌的土壤




 

这个一辈子安分守己的农民怎么会变得如此嚣张?乡干部对他何以听其自然?有一句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洪巧俊

  洪有昌成为远近闻名的“刁民”,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按辈份我叫他叔。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厚实、不愿出风头的人,怎么成了远近闻名的“刁民”?

  说他是“刁民”,是因为他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种他的责任田,竟跑到北京去告状,还常到乡里“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最典型的做法是在农历逢“二五八”赶墟的日子,快到吃午饭时候,他就和几个村民一同到乡政府食堂去,自己把菜端上桌,拿上自带的酒边吃边喝,吃得高兴还要划起拳来。据说,他们往往酒足饭饱摸摸嘴巴之后,还要把盘子、碗一个个反扣倒在桌子上,然后扬长而去。乡领导对他们是避而不见,显得十分无奈。最使乡政府难堪的是,上面来了领导,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竟把炒给领导吃的佳肴端上桌猛吃,还要找上面来的领导声色俱厉地“控诉”乡干部的种种罪状。

  这个一辈子安分守己的农民怎么会变得如此嚣张?乡干部对他何以听其自然?有一句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乡干部没有什么被他捏着,我想决不会让他如此“胡作非为”。

  据说洪有昌第一次进京告状买过火车票,之后再也没有买过火车票,每次上车如果列车员要阻止他上车,他就会大声嚷道:“我还要买票?xxx欠我们几千万元!”这个xxx当然不是一般人物,而是顶级领导。人家列车员一听,就知道是老上访户又来了!那句话并不是洪有昌的发明,而是他到了北京一位好心人告诉他的,让他这位朴实的农民节省点血汗钱。

  并不是所有上访户都喜欢跑北京,千里迢迢跑北京即使坐车不用钱,总归要吃要住,家里的农田不种,上有老下有小要吃饭不?上访户一般都是从乡里开始的,因为路程越近能解决问题就越减少上访的成本。但是,越是近距离,越难解决,你是近距离,人家当干部的更是近距离接触,要是能解决问题,北京还能有成千上万的上访群众?

  或许听来你不会相信,为了能拿到一张表格,他竟从人们的胯下爬了500多米。据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到北京上访,好不容易找到了国家信访部门,一进信访村就看到拥挤的长长队伍,原来是拿上访登记表,登记之后官员才会接待你的上访。当时他想,这么长的队伍就是到了下班也轮不到他填表,再摸摸衣袋里的钱也不多了,情急之下他就蹲下来往前爬。为了告倒村长,他却能如此不顾胯下之辱!

  其实洪有昌并不是因自己个人的事上访,而是他这个老实的农民渴望着正义,正义的冲动使他走上了漫漫的上访之路。造高速公路征了村民的地,征了地的农民只是拿到补偿的一小部分钱,于是征地的农民与村干部打官司,村干部用村里的钱送礼,而被征地的村民却是凑钱打官司。村民们想不通,按照政策、法律,他们官司是能赢的,可他们被法院判为败诉。而且村民告到北京,北京来人纠正了此案,人家承认判错了,村民们就是拿不到钱。于是村长得意洋洋说:“钱是我拿去送礼了,你们就是告到天涯海角也没用!”这个平时三个响雷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洪有昌,听了村长蛮横的话愤怒了:“我就不相信这天下没有王法,我非要把你告倒!”村长说:“有昌,你有本事就去告,看你能咬我的……(省略的是村长让人作呕的脏话)。”俗话说:“佛争一根香,人争一口气。”于是这个朴实的农民就踏上了漫漫的上访路,大有不把“土皇帝”拉下马誓不罢休的“过分执著”。

  不能说洪有昌的上访没有起到作用,他的上访信上面批示下来了,据说县里还把乡领导训了一顿,要他们想办法解决。可乡里说不是乡政府不解决,是乡里拿不出钱来,于是村民们再次落空。洪有昌问乡干部,难道那些钱都是政府花了?否则为什么要乡政府拿?为什么不查那些钱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清查村里的账目?为什么不查村长?你们是不是怕拔出萝卜带出泥?不管你怎么说,人家乡领导是就是不搭理。

  洪有昌后来几次去北京上访,都是人还没到北京就被当地干部“请”了回来,人家不打你、不骂你,招待你好菜好饭,你在乡政府要吃可吃,要骂可骂,就是不让你再进京上访!

 

原载2005 年4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人民网、新华网、 2005年第7《杂文选刊》等


要看洪巧俊更多精彩而犀利的文请关注洪巧俊微信公众号“hqj1578”,或扫下面的二维


村里什么事惊动了“县太爷”? - 洪巧俊 - 洪巧俊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