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争当“贫困县”是地方利益在驱动  

2013-02-26 10:1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巧俊

2013121日,大同县扶贫办主任拿到了山西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文件,文件明确,大同县享受“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同样待遇。这意味着,在成为“小康县”16年后,大同县开始享受“贫困”待遇,获此称号后该县已得到千万元资金资助。(225日《新京报》)

大同县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虽然没有燃放鞭炮庆祝,但大同官员的喜悦心情是溢于言表。

众所周知,全国59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总数没有变,申批的办法是“一进一出”。也就是说,大同县进了“国家级贫困县”行列,意味着另外一个县被“踢出”这个行列。“一进一出”,显然增加了进这个行列的难度。因为没有哪个愿意摘掉“国家级贫困县”帽子,就连那些被评为“全国百强县”的也不愿摘掉这个帽子。报道说,在2011年“全国百强县”名单中,国家级贫困县共有3个,其中内蒙古的准格尔旗更位居榜单第12位,相对富裕程度属于A+级,伊金霍洛旗和府谷县也分居29位和69位,相对富裕程度也同属A+级。还有14个“国家贫困县”进入区域“百强县”名单。富县不愿摘穷帽子,是这个穷帽子诱惑力太大。

曾经是小康县的大同县,“觊觎”这顶穷帽子十几年了。因为他们深知戴着不同的帽子,得到完全不同的“人生”。这顶穷帽子,不仅意味着大量资金、项目,还有来自各方面的支持。于是大同在“逐贫”的途中,几任县委领导常跑省里叫穷,争做贫困县的接力赛也就这样开始了。按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并不光彩,但由于很实惠,大家就争着戴。只要戴上了,国家就有多项倾斜政策,如重要产业项目的税收减免、优惠补贴等。现任大同县扶贫办主任的王汉斌算了一笔账,贫困县每年在保障房一项上的支持资金2000万到3000万,扶贫专项资金1300万,财政转移支付两个亿。这些外来注入资金相当于一个县的又一个财政收入。

十多年前,我在家乡县委部门任负责人时,常听到县领导抱怨前任某县委书记为了捞取政绩,硬是把全县人民脱贫了,以致后来想返贫也返不了。有县领导还骂这位县委书记愚蠢,害苦了全县人民。因为邻县农民收入水平实际比我县农民要高得多,当时的财政收入是我县3倍,但邻县却是“国家级贫困县”,不但享受到优惠政策,每年还有大量的扶贫资金拨到该县。邻县的做法上报上级扶贫办的数字是一本,向上级领导汇政绩的数字又是一本,所以,他们既捞了政绩,又获得了“国家级贫困县”的优惠政策和扶贫资金。前面讲的3个“国家级贫困县”又是“全国百强县”不知是不是采取“两本数字”申报的?

贫困县,顾名思义是指那些县域经济欠发达,居民收入较低,整体竞争力较弱的县。但大同县委党校前校长梁斌龙说:“我们是贫农戴着地主的帽子,而人家是地主戴着贫农的帽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显然是因为数字造假,“地主”藏富,把贫困人口多报,农民人均纯收入少报等,从而达到申报“国家级贫困县”的目的;而“贫农”的县党政领导为了升迁的政绩,不顾百姓之苦之贫,少报贫困人口,多报农民人均纯收入,从而达到脱贫和小康县的目的。

随着经济发展,国家扶贫力度加大。扶贫力度加大,意味着扶贫资金的加大。从大同县扶贫办主任列出数据来看,这诱惑力实在是大,因此这“贫困帽”成为被争夺的“香饽饽”也就并不奇怪。“贫困帽”之所以抢手,主要是可享各种税收优惠政策,而一旦脱贫,对应的税收优惠政策就会消失,无疑,这会给地方经济带来压力。其次是错误的政绩观。虽然“脱贫”更能体现政府的政绩,但脱贫后,政府面临着更大的政绩考验,于是压力面前,部分领导干部坚守“贫困”。

多年来,国家级贫困县政策在帮扶落后地区发展方面曾发挥过积极作用。尤其是促进了县域经济发展、提高了贫困人口收入、缓解了“三农”问题。国家级贫困县审批工作是从1986年开始的,至今已有26年了,但是还有相当多的“国家级贫困县”并没有摘帽,扶贫这么多年咋就不见效?尤其是已经脱贫的贫困县,甚至是“全国百强县”的仍旧保留“贫困”,不仅不利于国家集中优势力量对真正的贫困县进行投入,使其能早日摆脱贫困,反而造成了国家各种资源的浪费;同时,贫困县长期“贫困”即打击了当地居民生产积极性,助长了一切靠国家,靠政府救济这种不正之风。“百强县”依然身兼“贫困县”,是这些县自己不愿退出,还是国家缺少贫困县的退出机制?再就是如何终结争当贫困县现象,在鼓励脱贫县摘帽这一前提下,是否对于最先“摘帽”的县仍旧给予绝大部分原有的优惠政策,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因为这样,脱贫却不摘帽的现象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善。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认为,贫困县政策涉及资源优惠分配,贫困县当然不愿“摘帽”,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从政策层面取消评定贫困县,让“贫困县”这一概念作古。个人也认为,要终结“争当贫困县”现象,让“贫困县”这一概念作古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这一政策已实施26年,该扶的也扶了,扶不起来的还是扶不起来。国家要扶,也要改变扶的办法,比如增加低保金和养老金,加大医疗保障,让贫困人口看得起病。这种实打实的扶,贫困地区的老百姓更能得实惠。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