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用农民的眼光看待世事  

2012-05-07 16:4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的《杂文选刊》有本人的新作小辑,编辑选了《临时工成了“中国脊梁”》、《农民还愿种粮》、《关于爱的渴望及其他》三篇作品,另外还有“作者告白”,就是下面此篇:

 

用农民的眼光看待世事

洪巧俊

我的作品里大多数是写农民题材的,前年我把几年前写的“三农”作品结成集,书名就叫《“三农”情结》。多位文友对我说,你只要写到农民就充满了感情。其实我骨子里就是农民:父母是农民,在乡村生活了近三十年,而且做过八年农民。离开农村后,我依然常跑乡村——那里有魂牵梦萦的父老兄弟。

是创作把我这个农民推进了城市,并成了一名国家干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我在县委部门任负责人,去坞桥乡担任扶贫工作队长,当我看到农民交不起农业税和乡村提留,乡村干部进农民家抢粮扛猪抬家具时,我的心在绞痛。我无法阻止他们,只能躲在一边喟叹。因为乡干部们等着这钱发工资。当时我想,如果我还在农村种田,也交不起农业税和乡村提留,无疑他们同样要进我家抢东西。于是我反思自己,当年拼命读书写作难道就是为了当这样的干部?这是我的理想?一年之后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了沿海一家媒体工作。之后的几年里写了多篇探讨取消“皇粮国税”的文章,其中《“零赋税”惠及农民》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新华社以通稿转发了该文。我说,我们不能否定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一些地方借农业税巧立名目搭车收费,老百姓有这样的谚语:头税(农业税)轻,二税(提留统筹)重,三税(集资摊派)是个无底洞。而零赋税,就能彻底地杜绝乱集资、乱摊派和乱收费。 要使农民生活得更好,增收是前提。这就要减轻农民负担,让农民轻松上阵发展生产。200611日,在中国大地上延续了2600年的“皇粮国税”———农业税,终于被彻底废止。

我知道自己的声音是微弱的,但我从不气馁,而是带着激情为农民呐喊。我深知,更多的时候是说了也白说,但我更深知,喊了总比没喊好,权利也靠自己争取,假如大家都不去争取,这个社会就可能停止前进。多年前,有朋友对我说,农民题材在都市媒体难以发表,你何不改弦易辙写点别的?这是事实,但我始终把写农民,写底层民众、弱势群体作为作文的主攻方向。有人对我说,写作是一件辛苦的事。我总是笑笑,心里想,写作再苦再累,也没有当年我做农民苦、干农活累。由于一直关注“三农”,也就了解“三农”,写起“三农”也就轻车熟路,从而形成了我的优势。著名评论家曹林在他的《时评写作十讲》一书中如此说:“洪巧俊长期关注三农问题,从农村走出来,当过数年农民,进城工作后又常回农村调研,持续关注三农问题,这就自然使他关于农村话题的评论有了一种‘专业判断’的附加值。”

上个月,我去了一个村庄,一个曾经有几十户的村庄,如今却只居住了一个女人,于是我拟了一个标题——《一个女人的村庄》。开头这样写道:这是一个女人的村庄。说是一个女人的村庄,是因为整个村庄就住着这样一个女人。女人是孤独的,和这个村前的那口井一样孤独;女人是寂寞的,和这个村庄一样寂寞。除了有她养的几只小狗吠声,这里再也难以听到其它动物的声音了。写《一个女人的村庄》,我是越写越困惑,从来没有出现过写一篇文章如此困扰,不知不觉我电脑里竟然弹出这样一行字:村庄里的中国,无处安放的乡愁。农民,一个在厚重的历史中沉淀了千百年的名字;一个从土壤里长出的有如庄稼般朴实的名字。

在乡村种田的日子,我是一个文学青年,后来进了县委当报道员,再后来进媒体当记者,都是与新闻打交道。我始终认为文学与新闻的最佳结合点就是杂文,也是我走上杂文创作之路的重要原因。在杂文创作上,我尝试过一些写法,不过也是逼出来的写法,比如写时评难过终审关,就另辟蹊径将其嬗变为杂文,如故事新编式,作品有《林肯竞选中国村官败北记》、《新桃花源记》,小品式:如《小崔说事:赵本山与宋丹丹“离婚”了》、《杰弗逊住旅馆》,穿越式:《冬奥冠军周洋的高考作文为何是零分》、《著名WU出版社给韩峰的一封信》等,这些作品嬗变发表后,都被入选几个版本的“年选”。

2006年第6期《杂文选刊》有我的告白,记得有这样一句话:“用农民的眼光看待世事,已经是我无可更改的本能。我习惯在自己的‘责任田’里精耕细作。有人说我种的是‘庄稼’,收获的却是杂文和时评。”至今我还是用这种眼光看待世事,这或许是我一辈子也无法改变的情怀。

(刊登2012年5月上《杂文选刊》,标题改为“农民的角度”,有删改)

 无性,也可以是夫妻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

    那天,她走进他简陋的宿舍,对他说:“我要结婚了!”

于是,最后一次缠绵,他疯狂地把种子种在她的地里……

看着她的婚车缓缓走远,他狠狠地说了一句:“他妈的,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从此,他和她分道扬镳。新婚之夜,她却发现丈夫是性无能……

再次相见,她是他的顶头上司:她,县委宣传部部长;他,报道组组长……此后,她步步高升,直至县委书记。而他,却无法逃脱她的掌控……

链结: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188308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