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深处的凄凉与现实的悲哀  

2010-08-05 20:5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深处的凄凉与现实的悲哀

        ?洪巧俊

    商鞅助秦孝公变法的史书,早年读过多次,但最近在《读者》里读到这样的片段却让心灵为之震撼,也许是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份深思的缘故。

        故事是这样的,商鞅帮助秦孝公变法后,秦国国富民强,凭借这个功劳,商鞅很是牛了一阵子。尽管他的变法,惹恼了太子身边的一些人,然而,有秦孝公这棵大树靠着,别人再咬牙切齿,也奈何不了他。秦孝公一死,他的灾祸便来了。  太子的党羽们告他谋反,于是,新秦王举天下之力追捕他。商鞅如丧家之犬,一口气从都城逃到关下。疲惫至极的他,找到一家客店,他想住下来,躲避一时。店主不知道他是商鞅,说:“对不起,这位大人,按照商鞅的法令,想住宿的人如果不验证身份,就要被连坐的,你不能住在这里。”商鞅仰天长叹一声,苦啊!他没想到,他制定的律令,最后,竟自食其果。

    自食其果的还有王安石,王安石推行新法之后,招致好多骂名。乡村老太婆以畜牲唤他,说王安石却要我们出这样那样的赋税钱,出了钱,差役还一样不少。我养猪鸡,自己却从来吃不上一块肉……听完老婆婆的一番话后,据说,王安石当下须发皆白。

       马德先生说这是“历史深处的凄凉”,他如此评说,也许,商鞅和王安石谁也不曾料到,他们搬起石头,最后,砸到了自己脚上。而且,是如此惨烈。可我说,再惨烈,也惨烈不过“请君入瓮”。据《资治通鉴?唐纪?则天皇后天授二年》载,武则天的两名大臣周兴和来俊臣,是当时有名的酷吏,有成千上万的人冤死在他们手下。有一次,周兴被人密告伙同丘神绩谋反。武则天便派来俊臣去审理这宗案件,来俊臣感到很棘手,因为他和周兴平时关系不错。他苦思冥想,终生出一计。来俊臣请周兴来喝酒聊天。来俊臣装出满脸愁容,对周兴说:“唉!最近审问犯人老是没有结果,请教老兄,不知可有什么新绝招?”周兴一向对刑具很有研究,便很得意地说:“我最近才发明一种新方法,不怕犯人不招。用一个大瓮,四周堆满烧红的炭火,再把犯人放进去。再玩固不化的人,也受不了这个滋味。”来俊臣听了,便吩咐手下人抬来一个大瓮,照着刚才周兴所说的方法,用炭火把大瓮烧得通红。来俊臣突然站起来,把脸一沉,对周兴说:“有人告你谋反,太后命我来审问你,如果你不老老实实供认的话,那我只好请你进这个大瓮了!”

    再说我父亲讲的文革中的一件事,父亲的舅舅一夜变成了反革命,之后并被判了刑,原因是从他的木箱里搜出了恶毒攻击社会主义的纸条。其实这是同一位单位的人在对他进行诬陷,在他家搜查那只木箱的时候,那人早把仿他笔迹的纸条丢了进去。那人的举动却被在旁的同事看见,同事报告单位领导,领导说,有这样的小人在,人人自危,不知哪天被他告密诬陷。于是有人建议,以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当晚,在那人的家里搜出了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反动标语。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报应是如此迅雷不及掩耳。

    赵长海,这个名字特别引人关注,原因是那个被他“杀死”的赵振裳回到了村里,他才得以自由,否则就得继续他的铁窗生涯。时任该案的公诉人郑磊的话却令人深思,他说:“赵作海冤枉了,我有责任,我的责任是因为我扛不住,我地位太卑微,人微言轻。我应该顶,但是顶不住,即使顶住了,你(赵作海)还是被这转动的车轮碾死。”他还说:“我也是受害者,是(司法)制度的受害者。”在一辆滚滚向前、无坚不摧的战车面前,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显得微不足道,螳臂当车只能被“碾死”。 但冤案一旦还清,办案民警、主审法官却因该案而落得前程尽毁,甚至身陷囹圄。于是有人说,这是一个满盘皆输的负和博弈过程,非但案件的当事人是受害者,体制内的司法人员未必能够幸免——亲手制造冤案被揭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时甚至比冤案主角还要惨烈。

    这就是现实中的悲哀。以史为镜 可以知兴衰 以人为镜 可以知得失。可历史深处的凄凉,不知为什么,总是不能让人感觉到寒冷,还让现实的悲哀仍然那么惨烈。

 

洪巧俊的文章:


韩寒是中国当今最有影响力的叛徒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435309.html
4000名贪官为何能从容外逃?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99480.html
论邓贵大的死掉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05891.html
代嫖幼局长写给宜宾县公安局的一封信
ttp://blog.ifeng.com/article/2684418.html
1200万天价吊灯照亮不了黑暗奢侈的心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42695.html
一个“太监化”的社会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396050-108.html#comme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