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巧俊

 
 
 

日志

 
 
关于我

拿笔当锄头,决心锄草除稗,为正社会之风而呼。朴实、坚韧乃父母之赋,正义、直言却是我的追求。 本博客系原创,如需刊登和转载,请联系: hqjchaozhou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让学生呼唤30多年的老师  

2010-01-19 10:4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巧俊

        每个人总有些深刻的记忆,尤其是那童年的记忆烙印在你的心间一辈子也忘不了。童年时候的一位老师总是让我念念不忘,她就是丁蕴玉老师,她的名字在我的心里刻得很深,永远都抹不掉。

        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从村庄的复式小学搬到了奇湖小学,这个小学不是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个大教室,而是一个班就一个教室,教室虽然很简陋,但我们很高兴,能进这样的学校读书的确不错。玻璃窗并没有用玻璃装饰,只是薄薄的白塑料贴在上面,别小看这白塑料,当时在我们乡村是很难得的,那时化肥袋子有一层比较厚的塑料袋,人们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小心地把它剪开,就这样成了孩子们上学、去田野割猪草的雨衣。一位同学说,这种漂亮的薄塑料是丁老师从上海带来的,知道不,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可我想不通,中国最大城市的老师咋到穷乡僻壤教书?

        上课了,从教室门口走进了一位老师,“起立!”班长喊道。“请坐下。”老师微笑着。可没有一个同学坐下,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讲台上的那个女老师身上。老师说:“同学们为什么不坐下?”大家笑着,看着讲台上的女老师仍然站着,我的同桌说:“老师,因为你太漂亮了!”老师说:“是吗?老师天天给你们讲课,你们就慢慢看吧。”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女人,修长的身材,白皙的脸蛋,一双大而圆的眼睛,她身穿紫红色的呢绒大衣,脖子上围着白色的围巾,声音特别的美,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三个字:丁蕴玉,自我介绍说:“我姓丁,名蕴玉,以后大家就叫我丁老师。”丁老师,我想,如果丁老师是我母亲该有多好,她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放学了,丁老师一直是我们的谈资,回到家里,我跟母亲谈起了丁老师,我问母亲,丁老师为什么那么漂亮?母亲说,丁老师是大城市里来的当然漂亮。大城市里来的就漂亮吗?乡下女人整天风吹日晒,连饭都吃不饱,还要干着繁重的体力活,没有一件好衣服穿,没有时间打扮,怎么漂亮得起来?

        丁老师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那时我们都热衷于学习毛主席语录,写小字报,对数学并不感兴趣,但丁老师却说,你们想不想当科学家,想不想造飞机大炮,我们齐声回答:“想!”“你们不学好数学怎能当科学家,造飞机大炮?”然后丁老师讲了一大堆为什么要学好数学的道理,因为那些数据需要数学来运算。可班主任、语文王老师说,革命是不要数学的,并说丁老师有资产阶级思想,爱打扮,不能好好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从小我都是被人歧视的小孩,但我性格却十分倔强,一次我和同学在嬉闹中胳膊碰了一位女生,那位女生顿时怒目圆睁,愤然地对我说:“你这个地主狗崽子敢碰我?”一听她骂我“地主狗崽子”,我心中就燃起一股怒火,怒吼道:“他妈的,我打死你!”我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冲过去,一手把她推倒在地。她好久没有站立起来,有人报告班主任王老师,王老师叫同学把她扶了起来,然后愤然地踢了我一脚:“站好,你这个小地主崽子,竟敢无法无天,打贫下中农的子女,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老师,他不过是一个小孩,你怎么能这样伤害一个无辜的小孩?”这是丁老师的声音,一向温柔的丁老师却和王老师吵了起来,说王老师没有人性。此时,我低着头,泪流满面。丁老师双手为我拭泪:“你不要听他的,他是一个疯子。”然后,把我拉进了她的房间,用她的毛巾为我擦脸,我用牙齿咬着嘴唇,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孩子,你要坚强,风雨总是会过去的。”

        每次我和村里的孩子打架留下伤痕回家,总要挨父亲一顿揍。那天村里读五年级的孩子说丁蕴玉老师是“蒸(丁)熟的瘟(蕴)猪崽肉(乡音同玉音)”,我一听火了,和他打了起来,尽管他比我大,但是我拼命和他打。这次,我的脸上、身上到处是血痕,父亲拿着竹片又要打我,我大声说:“谁叫他骂丁老师是‘蒸熟的瘟猪崽肉’,我就要跟他打。”这次父亲并没有打我,而是眼睛里闪着泪光,掷下竹片扭头走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一个学期就要过去。又是数学课了,丁老师走上了讲台,她笑着问:“同学们,我还漂亮吗?”同学们齐声说:“漂亮。”

        暑假了,丁老师说要回上海,我想丁老师是要回上海看女儿,我们见过她女儿,长得十分漂亮可爱,我想下个学期丁老师一定还会回来教我们的。

          这是新学期第一天的数学课,我早早地坐在教室里等着丁老师,“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请坐下。”声音不再是那个优美的声音,站在讲台上的不再是丁老师。新来的女老师说:“丁老师由于工作调动,这个学期课就由我来上。”听了老师的话,我呜呜地哭了,同学们也哭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丁老师。丁老师,您在哪里?30多年来,您的学生洪巧俊一直在心中呼唤您啊!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